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农社网,农业新闻 > 种植养殖 > > 正文

人民日报记者跟着农民工讨薪,职能部门在干嘛?

2019年12月03日 03:30 来源:未知 手机版

云南急缺养老护理,红豆杉种子,雨生红球藻

    据人民日报报道,2017年,四川自贡市南晓劳务公司通过劳务外包的形式,组织了一批农民工到四川宜宾市高县“龙湾国际”楼盘工地上施工。但两年多来,工程承包商在工资卡上做手脚,600多万元的农民工工资款拖欠至今。后来楼盘开发商天城置业公司直接对接劳务公司和农民工,可又拖欠了好几个月工资,约300万元。

    每年年底,几乎都是农民工讨薪难的高发期。在本次欠薪风波中,一百多位农民工联名给人民日报写信投诉,采用非常规手段讨要工资。随着媒体介入,拖欠工资问题曝光,此事解决的概率才有所增加。可见讨薪维权困难,将农民工逼到了何等地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    事实上,这些年来,为了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,国家层面出台了好多相关文件。比如2016年《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》印发,文件明确要求,建立健全农民工工资(劳务费)专用账户管理制度,以及工程款支付担保制度;今年8月,国务院办公厅还专门成立了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领导小组,实现治理高度的提级。

    但从本次纠纷来看,这些保障农民工权益的规定和办法,却被一些人抛诸脑后了。如报道提到,工程承包商为农民工办理了工资专户,但要求他们统一设置密码,统一上交管理。导致农民工拿到工资卡时,里面的钱早就被冒领了。

    在与开发商直接对接后,虽然同样办理了工资新卡,但发放工资断断续续,并且专门账户没有专款专用,而是跟其他工程材料费用混在了一起,明显违背了《意见》设置工资专用账户制度的初衷。

    工资问题关涉农民工切身利益,更关系社会稳定。工程承包商和开发商使用各种手段,“套路”缺少话语权的弱势农民工,挪用本该专用的工资款,对此必须严查。此外,更有必要追问的是,在国家三令五申的前提下,为何两家企业还敢拖欠九百多万的工资?

    其实关于这个问题,人民日报的调查中已经提供了一些关键细节。今年以来,被拖欠的农民工已经多次向相关部门反馈,但当农民工询问进展时,住建部门负责人表示,农民工报送的工资表不完善。而在此之前,没有给农民工任何提前通知,等到他们找上门才告知,明显存在着不主动作为的嫌疑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媒体记者和农民工一同去当地人社局调查,却被以“手头上的事情太多了”“我们只是协调机构”等理由,一口推回给了住建部门。直到记者表明身份和来意,才找出相关材料,并且将问题迟迟不能解决的原因,归咎于农民工材料准备不足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文化水平可能不高的农民工来说,对讨薪程序的了解,对资料的掌握,出现不专业的情况在所难免,这正是欠薪问题的关键所在。在此前提下,相关职能部门更应该积极履职,真正将拖欠工资当做民生稳定问题重视处理,而不是消极敷衍,态度冷漠,不主动介入处理,也不主动协助维权,无视农民工疾苦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如果媒体没有曝光,这些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,他们的维权道路可能还要坎坷无数倍。职能部门履职缺位,推诿塞责,对企业来说,如果拖欠工资没有多少违法成本,他们当然会冒险突破工资专用制度等国家规定。

    所以从这个角度看,本次纠纷需要调查的,不仅仅是涉事企业,在处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上,职能部门有没有失职渎职,同样需要严肃调查,以儆效尤。

   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,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,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。
    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nongshewang.com/zhongzhiyangzhi/44052.html

    本文标签:农民工 拖欠 工资 人民日报 农民工工资

    下一篇:第一个种植黄金大米的 为何是孟加拉国

    上一篇:卡乐比calbee水果麦片为什么那么火?

    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