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农社网,农业新闻 > 专业合作 > > 正文

乡村纪事:电话里,父亲谎话说尽,见面后让我瞬间崩溃

2022年01月28日 13:25 来源:网络搜索 手机版

高尔汽车,疯游精,二选一

文:岁月轻浅

图一:大俗摄影

父亲今年72岁。母亲32岁那年去世后,父亲一直没有再娶,一个人在农村独自生活,前年麦收之后,老家的四亩二分地地被人承包后,家里还剩下一亩多地,听朋友说,农村的老人闲着容易生病,对于父亲的忙碌,我也没有制止。

我从1998年开始在外面打工,在南方的一家钢琴厂里做装配工,每月平均有五千元左右。妻子和我同在一个公司,由于她没有读过多少书,在厂里做清洁工,由于要供养两个孩子读书,生活一直是捉襟见肘。

人到中年,其实我发现同村的同龄人,混得好的少之又少。大多数的发小们,和我混得大多不相上下。

妹妹远嫁到连云港赣榆县那边的农村,家庭条件不太好,一年到头也来不了几次。尤其是2018年7月份又生了第三胎之后,再也没时间回老家了。

人在外地,但我还是坚持每周给父亲打一个电话的,父亲和我一样,都是报喜不报忧的人,他每次都会我说,在家经常吃肉,空时就到田里转转,有时和村里几位老人拉呱,日子过得特别悠闲。

今年,因为疫情的影响,我原本不回家过年的,我给父亲说了,他随口就说:“要不你还是等孩子们放暑假时再来吧,我也想到时看看孙子和孙女媒人!”

在1月19日那天,在电话里父亲说:“这两天感觉人有点累,大概是受凉了,我打算过几天买些肉,买点鱼,再买点红萝卜过油!过个像样的年!”

我所在的公司,今年放假特别早,但后来思来想去,还是决定回老家看看,毕竟父亲在家,也太孤单了。但我没有告诉父亲,我想给他一个突如其来的惊喜!

1月23日,我踏上了回家的列车。然后乘坐了通往县里的大巴,再换乘中巴,到达了镇里,一路辗转,当我走进家门的一刹那,我人崩溃了。

父亲形如枯槁,躺在床上,屋子里散发着刺鼻的怪味。邻居二婶说,父亲已经躺在床上快一周了,每天吃方便面。让他打电话给你们,他说啥也不肯,说农村人没那么娇气,扛几天就会好了。

我抓着父亲的手,禁不住悲从中来。我哭着对父亲说:“你咋那么傻呢,你有毛病为何不给我说,小病拖延,最后会变成大病的,我虽然条件不好,但再难也要给你看病啊!”

父亲坦言:“你们一家四口在外面混也不容易,孙子今年都23了,也到了说媳妇的年龄,将来你们用钱的地方多着呢,我不能赚钱,也不能拖你们的后腿!”

1月24号,我带着父亲去医院检查,最终的结果让我绝望,院方确诊父亲得了干细胞原位癌,我问了一个在医院做医生的亲戚,他说这种癌症没有治愈的可能,即便是青壮年,最多也只有一两年的存活时间,况且我父亲本就身体非常虚弱。

我拿着父亲的确诊报告,脑子里闪现的全部都是我从小到大时,父亲在我眼里的形象,我恨上天为何让我的父亲得了这种病,他是如此善良、实诚、温和,我恨自己为何不能像别人家的孩子那样,手里有几十万上百万的存款,这样的话,我也可以考虑给父亲做肝移植,想着这些,我的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一样,拼命地往下流。

我知道,也许在某一天,我再也没有爸爸可叫了,我的儿子和女儿也没有最牵挂他们的爷爷了,那种悲哀,只有经历过绝境的人,才能有这样的感同身受。

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,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,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。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nongshewang.com/zhuanyehezuo/244437.html

本文标签:父亲 没有 一个 在外 农村

下一篇:双塔街道开展横街水产店专项整治 24家水产店节前“体检”

上一篇:沿滩区:多措并举欢迎返乡农民工“回家”

热门排行